•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苍苍影视午夜十二点 ,http: 91.91p14.space

    来源:武汉日报

    POST TIME:2020-4-5 08:47

    全媒体记者 王汝龙 文/图 杨倩 2018年4月初,开封市公安局相国寺分局、州桥分局、南苑分局联合行动,打掉百人非法拘禁犯、抢劫恶性罪团伙,截止目前共刑拘嫌疑人105人,初步查明涉案资金200余万元,解救受害人27人。 冰山一角 大河之南,宋韵古都,巍巍鼓楼,正气长歌。 2017年10月,初秋的开封,一片安逸祥和。位处市中心的相国寺公安分局案侦大队的民警们如往日一般紧张忙碌的工作着。晌午刚过,三名持外地口音的青年男子慌慌张张的跑到了相国寺案侦队的值班室,他们声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类似“传销”的组织里,刚刚逃了出来。值班民警刘振亚、王肖东听闻之后,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了,如果真如他们所说,这三个人是自己刚从“传销”窝点里逃出来的话,那这个组织的头目此时应该已经察觉,此时时间对于破案缉凶来说就成了最艰巨的挑战。几番询问后,民警判断此三名外地男子所言确实,案情紧急,立即向大队领导和分局领导汇报,启动应急响应模式。 相国寺分局局长王辉、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王磊收到案件汇报后高度重视,迅速组织人员对案情进行研判分析,制定解救、抓捕方案。后由王磊局长带领案侦大队精干警力突击受害人指认的涉案窝点。可惜,在民警达到前,狡猾的嫌疑人在发现受害人出逃后就已经逃去无踪,留下一套空空的房屋。此时,王磊副局长的心中涌现了一丝紧张,如此警觉的嫌疑人,能组织多人有序的逃跑,说明这个犯罪集团组织严密,有一定的反侦查手段,他们的背后会是一个什么的组织体系?就在干警们勘察现场,寻找有力线索的时候,涉案房屋外出现了一名行迹鬼祟的男子,他时不时的向涉案房屋处探头探脑的观望。经报案人指认,这个男子是个“头目”!“咱俩绕过去,留住这个男的”案侦队教导员金长友向案侦队民警黄鑫小声的说到,随后两人绕到一旁悄悄抵近了嫌疑男子。突然,金长友从背后一把握住该名男子的肩膀,民警黄鑫一个健步跟到了嫌疑男子面前,在亮明身份后,对这名男子展开现场盘查。就是这样的一拉,一跟的两个战术动作,竟成了撬开了整个案件关键。 起初这个男子只说自己叫张七(化名),陕西商洛人,来开封打工的。当金长友到他是做什么的,平时在开封住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张七的言语中充满了闪烁。妄想在一群老“猎手”的围捕中撒谎得逞,可能也是张七仅存的最后一丝侥幸。案情紧急,张七有重大负罪嫌疑,指挥员、相国寺分局副局长王磊当即下令对张七进行搜身盘查。 抓住一切细微之处,锋线案机,一张电费单,掀起冰山一角。经过搜查,案侦大队教导员金长友从张七身上的一张电费缴费单上找到案件的出路。这张电费单上的地址是一处民宅,与张七之前所说的住处完全不一致,综合目前的情况来看,张七确实该犯罪集团的一员的可能性十分的巨大,另外从报案人指认及张七掌管窝点的电费单一情来看,张七在犯罪集团中是有一定身份等级的,一定要打开这个突破口。在面对侦查员的质询后,最后一层窗户纸终于捅破,张七沉默了。 侦查员们将张七依法带回大队继续调查。经过一夜的鏖战,已经被犯罪团伙深度洗脑的张七对公安机关的调查毫不配合,他仍幻想自己“领导”教的应对公安机关的对策能发挥作用,仍幻想着谎言能躲过法律的制裁。可就算是犯罪集团为他们都披上的厚厚的装甲,侦查员也会用锋利的剑刃将其击碎,在庄严的法律面前,在人民的安危面前,这一切伎俩都显得太是单薄。在王磊副局长和金长友教导员连夜的突审中,张七的心理防线被一道道的击破,最后他明白了所谓“领导”教予的能逃过警察打击的方法都是欺骗,自己所谓的“工作”其实都是谎言。凌晨三点,幡然醒悟的张七,终于如实交代了自己罪行,和所了解的一切,也终于张七重新觉得自己能像一个“正常人”生活了。而此时相国寺分局干警肩上的担子像是重了万千斤。 在庄严警徽下宣誓时,他们不曾犹豫,他们许下的诺言是用热血守卫人民的安宁,用一生践行对党的忠诚,用生命捍卫法律的威严。凌晨时分,案侦队民警在金长友教导员的动员下已集结完毕,在部署完毕后他们奔向了张七身上那张电费条上的地址所在的房子,后成功在其处抓获十四名。一夜未眠的战士们立刻又抖擞了精神全力以赴的投入到了紧张审讯工作中。紧急会、案情汇总、提纲制作,十多人名嫌疑人的看守,巨大的工作量如潮涌一般澎湃而来。在老侦查员的带领下,相国寺案侦队老将新兵齐上阵一起去啃这个巨大的“骨头”。时间在此刻显得如此紧张,恍惚间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要过去,侦查员们通过审讯得知了两处新的“窝点”的线索,而此刻又已是凌晨了,可战机稍纵即逝,五十多岁的金长友,圆睁着疲惫的双眼,再次带领手下干将出击线索所知的窝点。经他们侦查确认,两处窝点中全都有人,他们还没有逃走。得知此情的金长友立即向王辉局长汇报,王辉局长当即要求守好窝点,支援马上就到!不一会相国寺分局案侦大队、治安大队、社区大队的机动警力在单位集结完毕,他们克服疲惫、未知的挑战,按照战斗部署分别支援到两处线索指向窝点埋伏侦查。进过数小时的坚守观察,天亮之后收网时机已到,两处突击队同时发起抓捕,两处犯罪窝点被相国寺分局捣毁,并在这两处窝点共抓获嫌疑人7人,解救受害人14人。 小小的相国寺案侦队突然间被挤的水泄不通,两昼夜基本都没睡觉的民警们顾不上休息,接着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审讯中,他们不仅要找到所抓获人的犯罪证据还要用智慧撬开这个犯罪集团隐秘的大门,将这些隐藏在我市中不得人知的犯罪组织彻底扫清。主力干警梳理分析案情,局党委组织协调嫌疑人有序分流,治安大队、社区大队、交巡警大队同时配合,联合审讯,谁也没有料到这只是这场多年未见的非法拘禁、抢劫大案一个小小序幕。 经过王磊副局长的指导讯问,嫌疑人们将这个犯罪组织的大致运作模式勾勒了出来,这是一种新型的有组织犯罪,他们以相亲、交女朋友为幌子,利用网络聊天勾引受害人上当受骗,之后将受害人约至犯罪组织的所在地后,将受害人带至多人聚集的窝点民居内,一般为出租民房,之后采取暴力手段,威胁控制,强制搜身,限制人身自由等方式将受害人控制在窝点内,这个众人所在的窝点被他们称之为“家”,受害人被骗到一个家后由多人轮流对其进行威胁和洗脑,并强迫其签订所谓的购买“天津天狮集团”的产品的协议,一般为2800元一份产品,受害人经被殴打、威胁、恐吓后会通过交出支付宝、微信或银行卡密码的方式由犯罪集团里的人将钱转走,一些钱不够的人则会被逼着向家里的父母、亲友打电话骗他们以结婚彩礼钱,或者见女朋友家人需要钱的谎言让家里的人给自己打钱,最后所买的产品只是一张空头支票,根本不存在。 通过调查,民警初步得知,该犯罪集团是以“家”为基础单位进行的运作,每个“家”为7到10人不等的人员规模,家里人的身份以等级划分,人员级别意识十分森严,每个家中自上而下分别称为“主任”“管家”“老板”和“帅哥”,“帅哥”是指刚被骗至家中的受害人,其中有特别成员的叫“宝宝”“大宝”“小宝”之类的女性负责与“帅哥”见面接头的女性。“老板”一般都是由“帅哥”转变而来的,一般是“购买”了一定份数的所谓的“天狮”产品后而被称为老板,调查证实,“老板”们的身份一般都由受害人转换成了加害人,他们在购买了产品后,经过多次教育后又开始对其他新的被骗进家的人进行了威胁和殴打,强迫他们服从“家”里的“规矩”。“老板”和“帅哥”都只能呆在“家”里,外出和对外联系受他人限制。“管家”负责对“家”进行管理,部分管家掌管“家”门钥匙,有部分出入“家”的权力。“主任”是一个“家”中等级最高的“领导”级人物,在“家”中享受绝对的“权力”和“尊重”,“主任”有出入“家”的自由,部分“主任”会串门至其他“家”中进行交叉“讲课”,所谓的“讲课”就是向老板和帅哥灌输洗脑式的服从宣传教育。 经过初步突审后,侦查员们得知了另外两处“家”的线索,在想过人员的指认带领下,民警们再次出击,可这次却落空了,两处家都已人去楼空,侦查员判断,这些犯罪组织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手段及“互报平安”的方式,他们有着很高反侦察意识和实用手段。经嫌疑人指认供述,他们所知的还有一个叫“龙飞”(化名)的人和这两处家的人同时不见了,而这个“龙飞”的身份则是一个新的级别——“大主任”。 而从此之后,遭受公安机关突击的犯罪集团,一夜之间像是从开封这个城市中销声匿迹一般不再出现,留给了相国寺分局一个又一个未解的谜团。面对如此情况,相国寺局党委多次召开案情研讨会议,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案件进行侦查,同时将案件情况及时向市公安局汇报,在市局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协调下,各相关部门通力合作,全力侦破务求追踪到逃走了“龙飞”的线索并揭开这个犯罪集团的真实面目。经过努力,相国寺警方通过技术手段锁定了多名在逃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仅在2018年春节期间就陆续从全国各地抓获5名该案在逃人员。 2018年2月23日农历春节刚过,恰恰又逢刘振亚和王肖东两位民警值班,这一天,一位来自安徽的报案人郭伍(化名)为平静数日的非法拘禁案再添波澜。报案人郭伍称,一个月前其儿子郭倍(化名)称在网上交了一个女朋友,并来到河南省开封市和女朋友见面,但郭倍离开家和所谓的女朋友见面之后和家里的联系就越来越少,其通话内容也不像是真正的交了女朋友一样,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后来就几乎联系不上郭倍了,家里人怀疑郭倍陷入了传销组织,因从郭倍向家里发回的唯一的一张和女孩见面的照片里发现其背景正是相国寺公安分局辖区里的某商场,郭伍便从安徽赶到开封,向公安机关反映他们掌握的情况。得知此情的刘振亚和王肖东两位民警,立即对郭伍反映的情况重视起来,从郭伍的描述来看这和他们正在办理的非法拘禁案的作案手段完全一致,两个民警一边对郭伍进行询问同时受案登记,一边向分局领导汇报。相国寺分局党委得知此情后,高度重视这一新出现的情况,要求对郭伍所了解的情况进行技术分析并采取相应手段对郭倍的情况进行研判,成立解救小组务求尽早找到郭倍的下落。经过有关部门分析,控制郭倍的人和正在办理的非法拘禁案是同一伙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辉局长决定把握好解救郭倍的重要案机,集中力量打掉他们身后这个巨大的犯罪集团。 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几乎不与外界联系,而且被他人控制行动自由的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相国寺的侦查员们在局长王辉的带领下,顾不上春节和家人的团聚,顾不上冬日走访排查的艰辛,在多处碰壁、扑空后他们仍不灰心、不丧志硬是靠着一份不变的初心最终在我市东郊某老旧小区内锁定了郭倍位置所在。 3月10日,上午8时,侦查员包围了嫌疑目标房屋,上午10时,侦查员强行破门进入目标屋内成功解救受害人郭倍,同时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就在民警们押人收队之时,在这个“家”的楼下,发现一名可疑男子,据被抓嫌疑人当初指认这个男子名叫胡东(化名),是另一个“家”的成员,该人可能是收到这个“家”的主任报信称已被公安机关查获来打探虚实的。经了解,这个“家”的主任,在侦查员技术开锁强行开门的时候已经向其“上级”发出了被公安机关发现了的信息,其上级立即调派隐藏在开封的另一个“家”的成员前来打探消息。该犯罪集团的组织结构可谓是极其复杂,级别森严而管理有序,同时又有着一套专门应对公安机关的反侦察手段。当日,相国寺分局对已抓获的十余名嫌疑人和打探消息的胡东进行审讯,经过了去年案件洗礼的侦查员们显然比之前显得更有经验,在于这些被“洗脑”的嫌疑人的斗争中更加游刃有余,果然侦查员们从他们口中挖出了隐藏在开封的另一个“家”的线索。相国寺局动员全局各大队警力,动员大家联合作战,发扬不怕辛苦、不怕累连续作战的精神,务必彻底将犯罪势力清除干净。3月11日清早,刚刚连夜审讯完嫌疑人的王磊副局长顾不上休息,继续带领由案侦大队、治安大队、社区大队、交巡大队、警综大队警员组成的抓捕队对第二处窝点进行包围、监视。11日中午,抓捕队打开目标房门,当场抓获嫌疑人14名,解救受害人3名。在打掉几个窝点后,侦查人员不断深挖,这个涉及人员众多,组织架构严密,内部等级森严,脉络复杂庞大犯罪集团的面目逐渐浮出了水面,其内部越来越多的信息被公安机关所获悉,自此开封战役结束,经公安机关侦查,该集团其余窝点连夜撤离开封市,分别逃往了河南省新乡市和洛阳市两地。 大战在即 经过数日的昼夜不休的努力,侦查员们逐步摸清了该犯罪集团来龙去脉。2017年4月,四十余名该犯罪集团骨干乘大巴从江西景德镇来到河南省开封市,这些人在我市迅速建立多个以“家”为单位的窝点,他们以QQ好友交男女朋友为方式,将受害人骗至开封,并以暴力殴打、恐吓等手段,抢劫受害人财物,并通过非法拘禁,上课洗脑,殴打等方法迫使受害人以相亲成功为由骗取其家人汇款,汇款到受害人账户后,由该“家”之外的其它窝点管理人员取现后,让受害人购买“天津天狮”产品,实际情况是所谓的产品根本就不存在,只是由受害人在协议签字后就被收走的“记账凭证”,且受害人不知道所签“协议”的下落。而后该团伙又参用上课洗脑,利益诱惑等方法使受害人转变角色,以同样的方式方法骗取其他受害人,使该犯罪团伙人员不断扩大,以“家”为单位的窝点不断增多,并跨城区进行发展,达到了开封,新乡,洛阳多城市联动的局面。 该犯罪集团的主要特点:一、组织严密。除去帅哥为受害人的底层以外,从下到上分为老板、管家、小主任、大主任、经理、总经理。在该犯罪团伙中有较严格的组织纪律,每一个级别都各有分工,老板负责看管新来的帅哥,并担任“大哥”、“师傅”、“副带”等角色对帅哥进行上课洗脑,殴打,直至帅哥交钱升级为老板,平时老板也负责冒充异性通过QQ与陌生异性进行聊天,发展加害对象;管家负责拿着钥匙,看管家里人员;小主任听从大主任安排,负责上传下达,掌握“家”中所有人员动态,并帮助别的“家”殴打、恐吓新来的帅哥;大主任管理几个“家”,负责各个“家”的人员调配,听从经理的安排;经理负责掌握经济和整体情况,并统一调配,安排各个“家”的住处。其中该犯罪团伙中的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犯罪行为多样化。该犯罪团伙是以传销为幌子,实施的非法拘禁、诈骗、抢劫、故意伤害等犯罪手段来侵害受害人的人身财产权益。首先由犯罪团伙内的异性或者是犯罪团伙成员冒充异性在网上同受害人聊天,与受害人联络感情,骗取受害人的信任后,将其约至犯罪地点,使用暴力手段抢走受害人的钱包手机等财物,并以恐吓威胁、看管等方式对其实施非法拘禁,在非法拘禁期间对其进行上课洗脑,让其以相亲成功为由让家里人打钱,从而让受害人转变角色,冒充异性在网上与陌生人聊天等惯用的作案手段,实施下一轮的犯罪,具有一定的犯罪延续性。三、具有一定的经济规模。该犯罪团伙组织成员的变换升级,是以一定的“业绩”为基础的,该犯罪团伙以每套产品2800元钱为前提,对受害人进行威逼利诱,使其向家人或者朋友要钱购买产品,从而产生业绩,但是所谓的产品是不存在的,只是由受害人在协议签字后就被收走的“记账凭证”,且受害人不知道所签“协议”的下落。各个“家”所牟取的资金由每个大主任统一交给经理,由经理再交给其上级。该犯罪团伙通过该违法犯罪的手段获取了一定的经济利益,具有了一定的经济规模。四、社会危害性大。该犯罪团伙所选择实施犯罪的目标,有一定的地域选择:河北、四川、重庆、甘肃、东三省、安徽、湖南、湖北等地,且多是未婚青年,年龄为20-35岁之间,有正常的收入来源,为家里面的顶梁柱。当受害人被骗至犯罪地点后,该犯罪团伙成员对其本人人身及心理造成侵害后,并以威胁其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等其他手段使受害人不敢反抗,不敢控告,而后逐渐被同化,因此,该犯罪团伙的成员愈来愈多,规模愈来愈大,从而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也逐渐增大,严重破坏了社会生活秩序。 2018年3月中旬,相国寺局将案件情况上报给市公安局和鼓楼区委、区政府,引起了市公安局局长许方军、鼓楼区委书记魏培仕、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星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良民、鼓楼区政法委书记罗力鸣、市公安局局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张慧勇等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区委魏书记指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习总书记直接关注的一项重要工作,不管多困难,一定要举全区之力加以侦办,要力争社会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按照魏书记的指示,3月17日,鼓楼战区成立了专案指挥部,抽调三个分局24名业务精英划分三个组开展工作。相国寺分局副局长王磊、民警郭智勇、苏利杰等分别赴新乡、洛阳进行侦查。经过对案件的仔细梳理分析和半个月的深耕经营,侦查员发现前案漏网之鱼在新乡、洛阳与当地网络相互融合,嫌疑人重新组织在当地继续违法犯罪,其活动轨迹、组织脉络被我公安机关逐一掌握。在3月10日打掉开封的两处窝点后,专案组查明该集团人员从开封潜逃至新乡、洛阳,并在其上级的调配下重新分解组合,与新乡,洛阳原有窝点打散重组,以逃避公安机关打击。 专案组成立后,更多的警力,更多的支持加入到了侦破追踪的队伍中,每一天都有新的情报汇总,而从这众多的情报中筛选出正确有效的信息才能制定出正确无误的战斗方针。王辉局长、王玉祥局长、王局局长及鼓楼区其他政法机关的代表多次主持案情研讨会议,不断梳理案件进程,制定科学追捕方案。 重拳出击 2018年3月30日上午,专案指挥部认为收网时机成熟,经上报市局党委批准,专案组指挥部下令,抽调相国寺公安分局、州桥分局、南苑分局共120名民警,抽调鼓楼区治安巡逻队60名特勤队员,抽调两辆公安大巴,一部区政府指挥车,6部轿车在中午13时整分两路出击洛阳、新乡两市,对其余涉案成员进行追捕。王辉局长、王玉祥局长在新乡设立前线总指挥部、相国寺副局长王磊、南苑副局长杨勇在洛阳设立前线指挥部,排兵布阵,协调指挥。根据先期侦查摸底情况,两地指挥员将抓捕兵力迅速投放到嫌疑人的各个落脚点附近,等待指令统一行动。随着时间接近深夜,海量信息源源地不断汇入总前指,综合分析显示嫌疑人已经进入我们张开的大网,王辉局长代表指挥部指令两地各组31日零点10分同时抓捕。约定时间一到,两地布控力量随即开始行动,各个窝点人员相继落网,先后抓获人员87名,捣毁落脚点9个。31日早晨5点嫌疑人被安全押解回汴,历经17个小时的异地作战圆满成功。目前3.30专案组在开封、新乡、洛阳三地共打掉15个犯罪窝点,共刑拘105人,解救受害人27名。 负重前行 这是一场多年罕见的大兵团大规模异地围捕战役,这是一起在党的领导下由公安机关牵头多个政法部门协同作战的成功典范。 这场战役打响在悄无声息的深夜,这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他们无惧深夜异地作战的未知风险多面出击,更显鼓楼公安队伍的出色战斗力及勇斗罪恶的一片碧血丹心。这一夜开封鼓楼公安再次联合到一起磨砺重刃,亮剑出击,真正的在黑夜中负重前行,守护百姓的岁月静好。 3月31日,天蒙蒙亮,相国寺分局、州桥分局、南苑分局各大队的执法办案场所里早已人满为患,已经作战17个多小时的民警和巡防队员们放弃休整,平均每人只挤出了3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在对讲机里还能听到分局局长用沙哑嗓音对大家的慰问及取得重大战果的祝贺。八十余名嫌疑人的审讯工作是对鼓楼三公安分局更大的挑战,既要维持公安机关的日常运转,又要合法合规的对每一个嫌疑人展开讯问调查。上午9时,王辉局长、王玉祥局长、王伟局长在相国寺分局会议室组织三个分局的民警召开集中会,对审讯分组、审讯提纲进行部署,对各组面对的困难进行协调化解。又至深夜,形形色色的嫌疑人在不同的询问室里发生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持续作战两天两夜的民警们也都敖红了双眼,这些也许就是和平时代公安干警特殊的“牺牲”吧,谁人不知熬夜伤身,可他们必须通宵坚守,他们牺牲的是身体的健康;谁人不想与家人团聚,可他们必须遵守纪律,他们牺牲的人之常有的儿女情长;谁人不是人生肉长,可他们必须武装起来不断向黑暗宣战,他们可以随时奉献牺牲的是这宝贵的一生!当天色再次擦亮的时候,87名犯罪嫌疑人的审讯工作基本完成,并全部刑拘入所。面对如此中队的嫌疑人,押送任务仍十分艰巨,在市局领导的协调下,87名嫌疑人分流关押,分别押往我市、县多个看守所关押。这次,坚持三天两夜的民警们终于可以满满的睡上一觉了。 在这场战役里,参战民警不论职务、不论职级、不论分工,都努力朝着同一个目标,做人民的好卫士,全力打掉这个危害面甚广犯罪集团。相国寺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王磊在案件最开始阶段就全程参与一线抓捕指挥,凭借着丰富的工作经验通过多次连夜突审获得重要侦破情报,自3.30专案组成立后,一向身先士卒的他继续向民警展示着勇拼火线、以身垂范的精神,主动请缨率侦察小组先期进驻洛阳,收集情报,走访摸排。经过他耐心经营,3月30日当晚洛阳抓捕组成功抓获从开封逃往洛阳的大主任“龙飞”,自相国寺分局接警而牵扯出的一系列涉案人员全都串联了起来。 2018年2月13日,相国寺分局民警王肖东在老家举行了婚礼,开启了他人生新的旅程,可他却不能和别人一样和新婚爱人过上一个蜜月共庆新婚,身为案件主办的他主动要求推迟婚假,全力以赴确保案件的顺利侦破。3月28日,民警刘振亚也在老家商丘完成了他的新婚典礼。双喜临门的案侦队本该为他们热烈的庆贺庆贺,但使命在肩他们,没有太多时间进行庆祝。从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向庄严的警徽宣誓,一生不辱使命。两名90后民警体现出的敬业精神及专业素质不仅是向老一辈公安干警的致敬,也代表公安精神的传承。 战果辉煌 千年古都,传承着华夏文化悠久历史,百年鼓楼,依靠着厚实淳朴的中原铁骨,这篇土地滋养了这些顽强、坚贞的公安人,他们发扬着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秉持着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公安理念正阔步走向新的时代。此役,在各级党委和市局的坚强领导下,开封鼓楼公安一战成名,百人兵团异地作战,深夜亮剑、直捣黄龙,截止目前,“3.30”系列案件共刑拘105人,执行逮捕103人,解救受害人27人,初步查明涉案资金200余万元,涉及全国多地共一百余张银行卡及微信、支付宝账户。 3月30日晚,专案组关注已久的该犯罪集团高级领导,身份级别为“总经理”的高某,和级别为“经理”的陈某被成功抓获,此二人的落网给与该犯罪集团予以重创,有效的遏制了此类犯罪活动的蔓延,此案还抓获“大主任”4名,“主任”14名,3名以相亲为幌子与受害人见面的女性嫌疑人也全部落网。该犯罪团伙所选择实施犯罪的目标主要集中在:河北、四川、重庆、甘肃、东三省、安徽、湖南、湖北等地,且多是未婚青年,年龄为20-35岁之间,有正常的收入来源,为家里面的顶梁柱。当受害人被骗至犯罪地点后,该犯罪团伙成员对其本人人身及心理造成侵害后,并以威胁其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等其他手段使受害人不敢反抗,不敢控告,而后逐渐被同化,因此,该犯罪团伙的成员愈来愈多,规模愈来愈大,从而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也逐渐增大,严重破坏了社会生活秩序。目前该案件正在紧张的办理当中,开封鼓楼公安将在市局、区委的领导下与检法两院展开积极配合,继续深挖线索,广泛收集证据,确保全部落网分子得到法律应有的审判。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01809724722530096&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苍苍影视午夜十二点 ,http: 91.91p14.space sitemap